「我成了死神」 原子彈之父餘生宣揚核管控

「我成了死神」 原子彈之父餘生宣揚核管控
无敌战魂
日蚀:黑暗崛起

被封爲「原子彈之父」的奧本海默,因看到原爆帶來毀滅性的災難,進而反對擴大發展核武。(美聯社)

NBA》不给逆转机会!莫瑞携手约基奇领军金块击退灰狼

描繪美國科學家奧本海默的傳記電影《奧本海默》,上映3周後,全球票房衝破5億美元大關,在臺灣上映11天就破億。奧本海默被封爲「原子彈之父」,但原爆後,眼見廣島、長崎慘狀,他稱自己手染鮮血,反對擴大核武發展,因而被美國政府質疑忠誠,讓他的一生充滿爭議。

1941年12月太平洋戰爭爆發,在此之前,日本、德國和義大利結成軸心國,與英美交惡,爲因應即將面臨的戰爭,美國總統羅斯福批准研發原子彈應急計劃,亦即曼哈頓計劃,由奧本海默負責研製原子彈。

1945年7月奧本海默與科學家同儕成功實行歷史上首次的核武器爆炸,也就是「三位一體(Trinity)」核試驗,原本是要用來對付德軍,但德國早一步在5月8日投降,美國於是決定向日本投擲原子彈,以說服日本無條件投降。

果然,在原子彈轟炸廣島與長崎後,日本正式投降,當時的美國總統杜魯門總統爲表揚奧本海默在軍事上的貢獻,頒給他當時的最高平民榮譽勳章。

但眼見原爆爲人類帶來重大傷害,奧本海默之後回憶,他在進行核試驗時,忍不住想到印度教經典《薄伽梵譚》的一句話,「我現在成了死神,世界的毀滅者。」戰後,他更是感到「我們科學家的雙手沾了血」,這種想法,令杜魯門非常反感,痛斥他太軟弱。

闇之声

之後,奧本海默在新成立的美國原子能委員會中擔任總顧問委員會主席,並利用這個身分遊說國際社會對核能進行管控,避免美、蘇發生核軍備競賽,一發不可收拾。這番言論激怒不少美國政治人士,但他仍繼續宣揚他的理念,直到1967年去世。

《产业》五大巨头入股 怡定兴完成B轮募资

坂田银时似乎想成为海贼王的样子

奧本海默把一生奉獻給科學,但看見自己的理論實踐,竟然變成足以毀滅世界的殺人武器,最後還是迴歸人道關懷,不忍再見生靈塗炭。然而,可嘆的是,當他決定參與原子彈武器製造時,無疑已是一樁浮士德與魔鬼的交易,至今人們依舊承受着後果。

《台北股市》台股本季底有望反弹 分批低接4族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