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嘉文求子硬灌青蛙酒 深夜上山大喊「快來找媽媽」

何嘉文求子硬灌青蛙酒 深夜上山大喊「快來找媽媽」

何嘉文分享求子的艱辛過程。(和展影視提供)

连千毅「白吊嘎+蓝白拖」准备入狱 爱妻娜美打破沉默曝心声

結婚10年的何嘉文近日在高點《震震有詞》討論想當媽媽的辛苦,她說當初會結婚是本着想生小孩爲目標,「想着35歲想懷孕應該是樂觀的,沒想到兩次流產的過程都以爲是生理期提早來,但其實正在流產中。」

何嘉文回想求子的艱辛過程,曾經爲此喝下青蛙酒,「在中藥房經過把脈後,老師父要我跟先生喝一小杯,味道非常腥是硬灌喝下的,喝完後兩三天我都在嘔吐中度過。」最恐怖的一次,親友介紹晚上前往山上的宮廟求子,先完成拜拜程序後,廟裡的師父給了何嘉文一個小人要她取小名,「我老公想我們努力了這麼久,『好酒沈甕底』,那就叫陳甕底吧!」接着師父要何嘉文拿着一白一黃的菊花沿着廟的中庭走,在晚上光線不明、人煙稀少還要一邊大喊「陳甕底來找媽媽」,她說心裡很慌也很害怕,更有股莫名的悲傷。

大陆医疗贪腐 方舱仍在建、新企业得标

命理專家書珩表示,「這方式不好,那邊很荒涼很多孤魂野鬼,招來的不是真正跟妳有緣分,即使懷孕了孩子可能不好帶、對媽媽身體也不好。」何嘉文聽完後吃驚地表示當時返家後着實恍神多日。

升息尾聲美元走弱 台銀看金價年底前再戰2000美元

何嘉文表示,流產後都會思考是不是真的很想要小孩,面對婆家、先生、父母心理壓力也越來越大,「跟婆婆住在一起時,光讀空氣都覺得婆婆眼光是盯着自己的,那段時期只要進房間很像拍偵探片,我都會看房內、牀底下 牀單內有沒有東西,最誇張的一次是牀底下有5、6件小baby的衣服。」好在目前她與老公都已經熬過最低潮的時候,「現在開始有一點點幽默感,不然會走心過不去。」

末世:全球領主 瑞恩

南投割颈凶杀案!邻居劝架遭封喉警所外断气 凶嫌自戕亡